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项目文化

家乡和远方

发布时间:2024-05-27来源:中交二航
【字体: 分享:

我的家乡,位于华北平原南部。一望无际绵延万里的大平原上,没有高山的巍峨严峻,却如同母亲的手掌一样彰显着中原人的温柔与宽厚。

斗转星移,四季轮回。春天里金灿灿的油菜花变成了夏天太阳下风吹过的麦浪,再到秋日丰收的大豆高粱,冬季白雪覆盖的青青麦田。唯有这片土地,更能抚慰游子之心。站在村后的公路上眺望,总被眼前宽阔自由的平原所打动,以至于离乡多年的我,现在仍旧想在田地里翻个跟头打个滚,跟这片土地撒撒娇。

那是十多年前的某一天。清晨第一声鸡鸣打破整个村子的宁静,淡青色的炊烟缓缓地飘向远处的天空,枝头上的鸟儿每天排着曲目唱着婉转的歌儿,挂在树叶上的露珠在阳光的包围下晶莹剔透又格外温柔。

1.jpg

低头看看,刚打起的井水里,印着一幅蓝天白云。阳光照射的空气中细小的颗粒,被窗户分隔成三栏。灶台间,父亲负责烧火,掌勺的母亲则被锅里升起的油烟味呛得轻咳了一下。匆忙吃完早饭,大人们便开始下地劳作了。午饭后,我便跟着母亲去河边放羊,这是我小时候最讨厌的事,小伙伴们在对面小树林里乘凉玩耍看得我心痒,我却只能呆呆地坐在河边看着小羊别乱跑。晚饭后,院子里的月光清澈如水,小时候很怕黑的我看到如此月光也会喜不自胜,兴奋地拉起妹妹跳皮筋丢沙包。

3.jpg

农村的生活平淡又踏实,就这样过了几年我长大了。十几岁的我第一次离开家去县城读书,对家乡的小县城便有了更多了解。我记得校门口的人民路最是繁华的,店里的漂亮衣服是很多女生的梦想;我记得每次放学浩浩荡荡的学生队伍像洪水一样迅速占领门口各个方向的道路;我记得学校门口的小吃总是很香,羊肉板面的味道总是在最后一节自习课时钻进我的鼻腔;我记得老城区的那条石条街,光滑油亮的石板路两旁立着很多小铺子,他们像县志一样记载着曾经的岁月……

2.jpg

再后来,我参加工作了,跨越半个中国一路向南,被沿途的高山湖泊所吸引。我渐渐明白,不同于大平原单一的风景和放眼望去规整的道路,山间蜿蜒盘旋的公路不是为了美观,而是为了减少行车阻力;浩浩汤汤的江河架起大桥,则是为了让人们更方便地到达对岸,或者说可以少绕几十公里路。

4.jpg

现在,我来到了广澳高速改扩建工程项目工作。广澳高速是广州至澳门高速公路,最早的通车段1999年就已通车。而目前的改扩建工程全线长50多公里,是联系广州、中山、珠海、澳门的重要运输通道,二航局承建段长约6公里。

“高速公路已经建好了为什么还要改扩建呢?”母亲很是好奇,经常在我们通话的视频里问。

我告诉母亲:“现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间的联系更紧密了,原有高速路已经无法满足需要了。前两天下大雨,广澳高速的横沥大桥堵得水泄不通,我在附近看着都很是着急。”

“那高速公路怎么改扩建呢?”母亲兴致勃勃地继续问。“现在全线总体采用‘两侧整体加宽+左侧分离式加宽’的原址改扩建形式,两侧加宽后承载的车辆数将大大增加。”我满脸认真介绍的样子让母亲非常欣慰。她感慨道:“我们国家发展得越来越好了,你在外面要好好工作,家里都好不用挂念……”

我挂了电话,独自回想着有关母亲和家乡的一切,高山纵使有着平原无法达到的高度,可她在我心中铺开的土地永远是我奋斗向前的坚实力量。南方与中原,相隔千里,但是我们正在做着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正在让道路更畅通,让人们的生活更美好。此时,虽然家乡已成远方,但是远方何尝不是梦想实现的地方。

项目部周边的木棉花开起又落下,片片舒展的绿叶展示着生命的旺盛之态,而此刻我的家乡,风吹过的金黄麦浪也充满了丰收的喜悦。(王从从)